书籍,专栏,课程

叶开的深夜书桌:修炼好文笔

你是不是常常有这样的时候——

想转发个朋友圈,大脑却一片空白,不知该如何表达?

为活动文案黄了脸,白了头,焦虑于无法向老板交差?

从小有个作家梦,长大了才发现“我待写作如初恋,写作却虐我千百遍”?

想好好经营一片安静的写字空间,手下的文字却一点都不听自己使唤?

 

所以,叶开老师来了!

通过本课程,你能学到什么:

不知道该写什么?叶开老师教你“自动写作训练”

不知道如何写好?叶开老师手把手教你开头、人物、场景……

不知道写作有什么用?叶开老师和你谈论文学、人生、想象、孤独……帮助你找到写作的价值

 

课表如下:

 

适合谁听:

爱看书爱写作的文艺青年;

以文字为生的网红写手、段子手、

需要辅导孩子写作文的父母;

需要研发写作课程的大中小学教师。

好文章是什么味道?蒲松龄的《聊斋志异》中《司文郎》篇写了一位盲眼老和尚,说他有一种特殊的能力:靠闻文章的味道,就能判断一篇文章的好坏。

那么作为普通人,我们如何判断对一篇文章或一部作品做出正确的判断呢?

判断文章好坏的三个切入口:
1、语言。语言是作品的衣服,它直接反映作品的具体面貌。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中提到,词有隔与不隔,“水面清圆,一一风荷举”就是不隔。准确的语言就是不隔的语言。
2、呈现细节。一个非常之生动精彩的细节,对读者的打动效果要超过大篇大段的冗长的描述,比如《许三观卖血记》中,许三观给三个儿子用“嘴巴”做红烧肉,用一个细节侧面烘托写他们的饥饿。
3、真情实感。这就需要我们的写作者对自己的情感、经验与经历有更多的自我反思,比如《呼兰河传》中的呼兰河就是一条流淌过萧红生命的河流。

相关书籍:
蒲松龄《聊斋志异·司文郎》
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
余华《许三观卖血记》
萧红《呼兰河传》


 “闻味道”实验

下面有两段文字,分别摘录自李劼人和萧红的作品,请从语言、细节、情感三个方面,来猜猜看,哪篇是谁的作品。

1、六月里,后花园更热闹起来了,蝴蝶飞,蜻蜒飞,螳螂跳,蚂蚱跳。大红的外国柿子都红了,茄子青的青、紫的紫,溜明湛亮,又肥又胖,每一棵茄秧上结着三四个、四五个。玉蜀黍的缨子刚刚才茁芽,就各色不同,好比女人绣花的丝线夹子打开了,红的绿的,深的浅的,干净得过分了,简直不知道它为什么那样干净,不知怎样它才那样干净的,不知怎样才做到那样的,或者说它是刚刚用水洗过,或者说它是用膏油涂过。但是又都不像,那简直是干净得连手都没有上过。

然而这样漂亮的缨子并不发出什么香气,所以蜂子、蝴蝶永久不在它上边搔一搔,或是吮一吮。

却是那些蝴蝶乱纷纷的在那些正开着的花上闹着。

2、堂屋背后,是倒坐厅。对着是一道厚土墙。靠墙一个又宽又高的花台,栽有一些花草。花台两畔,两株紫荆,很大;还有一株木瓜,他们又唤之为铁脚海棠,唤之为杜鹃。墙外便是坟墓,是我们全家的坟墓。有一座是石条砌的边缘,垒的土极为高大,说是我们的老坟,有百多年了。其余八座,都要小些;但坟前全有石碑石拜台。角落边还有一座顶小的,没有碑,也没有拜台,说是老王二爷的坟。老王二爷就是王安的祖父,是我们曾祖父手下一名得力的老家人,曾经跟着我们曾祖父打过蓝大顺、李短褡褡,所以死后得葬在我们坟园里。

坟园很大,有二三亩地。中间全是大柏树,顶大的比文庙,比武侯祠里的柏树还大。合抱大枬树也有二十几株。浓荫四合,你在下面立着,好像立在一个碧绿大幄当中。爹爹常说,这些大树,听说在我们买为坟地之前,就很大了。此外便是祖父手植的银杏与梅花,都很大了。沿着活水沟的那畔,全是桤木同楝树,枝叶扶疏,极其好看。沟这畔,是一条又密又厚又绿的铁蒺藜生垣。据说这比甚么墙栅还结实,不但贼爬不进来,就连狗也钻不进来。

请支持正版课程:知识付费吧 » 叶开的深夜书桌:修炼好文笔

值得买 (1) 网盘下载 官方购买

评论 0